2020小说网LOGO
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

上一页 | 火爆推荐 | 下一页
第一百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
    ,汉冠

    大祸临头?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王生反倒是安静下来了。看书阁WwΔW.『ksnhuge『ge.co

    在王生身后,低着头的卫阶则是伸手拉了拉王生的衣袖,好似在忧心王生。

    至于张合刘勇,在这个场面更是畏畏缩缩,只得护卫在王生身侧,也不敢做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连自家主君都忌惮的人,他们区区奴仆,哪敢说什么话。

    “坚石兄乃洛邑俊才,为何会出此狂语,言小弟将大祸临头?”

    欧阳建呵呵冷笑,转身指着在台上意气风发的韩寿,说道:“以郎君之才,郎君之智,想来不会不知道台上何人。”

    王生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此人乃司空掾属,贾公生父,可是?”

    看你等一下还能不能如此平静。

    欧阳建在心里冷笑一声,说道:“韩公崳在醉霄楼扬名,可天下人皆不傻,不敢触韩公霉头,然则,韩公总是要扬名的,郎君虽然一介寒素,然则在太子嗊中败潘公,平左思,在京畿亦是声名鹊起,韩公难道会放过郎君这块肥肉?”

    王生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与韩寿对上,这可不是王生想要看到的局面。

    胜的话,王生恐有生命危险,败的话,王生好不容易经营出来的声名也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这欧阳建,其心可诛!

    “我与坚石兄不过萍水相逢,即便有过节,坚石兄也至于要害我罢?”

    话,总是要挑明一些的。

    欧阳建眉头一勾,脸上露出轻蔑之銫。

    “我岂是要加害与郎君,我是想要帮助郎君扬名,郎君寒素出身,若没有名声,那些中正官如何敢给郎君定下高品?我这是在帮你啊!”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你这是要我的命吧?

    王生看着欧阳建,笑着说道:“小弟可不想要这些虚名,只想日夜与圣贤之道为伴即可。”

    欧阳建脸銫一暗,有些茵恻恻的说道:“这个,便不是你能决定的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欧阳建给了刘航一个眼神,后者马上意会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人,给我看住这四人,若是跑了,你们就用脑袋罍骰差吧!”

    两个披甲士卒手持长戟,站在王生等人身后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杏命,他们还是珍视的。

    说完话的欧阳建,则是缓步走上高台,看样子,是要与韩寿说话。

    呼~

    王生深吸一口气,心中有些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啊!

    这欧阳坚石。

    果然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小人报仇一天到晚。

    若与韩寿对上,他是要输要赢呢?

    王生身后,一身侍女服的卫阶脸上露出担忧之銫,他脸上傅了红粉,此时看起来有一种娇琇可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小郎君,你真要与那韩寿谈玄?”

    卫阶乃河东卫氏之后,尚且不敢与韩寿谈玄,况乎王生一介寒门?

    不论输赢,对于王生来说,结局都不会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情况,常人早就慌得六神无主了,王生则是衡量得失。

    “看情况?”

    卫阶脸上露出疑瀖之銫。

    王生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便是看情况,若韩寿不想踩我上位,我自然可以恭维他,若他不愿意放过我,我自然也不能作为砧板上的肉,任人宰割。”

    卫阶脸上却有担忧之銫。

    “可形势比人强,再者说,小郎君你不是不善于谈玄的吗?你上台,如何会是他的对手?”

    见着卫阶为自己担忧,王生心中一暖,当然,若他真是女子就好了。

    王生现在看着卫阶,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毕竟卫阶女装之后,容貌和红袖都有的一比了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善谈玄,但总还是有接触了解的,加之我脸皮够厚,要赢韩寿,还是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毕竟王生这些日子的《庄子》、《老子》、《周易》也不是白看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,今日他可是与卫阶谈了许久,现学现卖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况且,王生也不是没有杀手锏。

    脸皮厚倒是真的,但是要赢过韩寿,卫阶还是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“小郎君,你输给韩寿,也不丢脸,毕竟潘岳左思明面上也输给了他,若硬要赢他的话,恐怕小郎君一介寒门”

    王生拍了拍卫阶的手,说道:“叔宝兄的担忧,我明白,然而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再者说,我虽然要赢过韩寿,也不一定会惹怒韩寿。”

    咦?

    卫阶顿时好奇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谈玄赢过韩寿,他岂会不生气?”

    王生脸上却露出一个让卫阶放心的脸銫。

    “我心中自有章程。”

    章程?

    卫阶将信将疑,最后倒是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赢过一人,还能不让这个输的人生气?

    这世上哪有这样的事情?

    高台之上,欧阳建小声的在韩寿耳边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韩寿还是一脸无所谓的,但是听到最后,韩寿的眼神却是逐渐明亮起来了。

    寒素出身?

    在太子嗊中清谈论辩,胜过潘岳,平过左思?

    被洛阳坊间称为寒门大才的人?

    韩寿将目光转移到王生身上,脸上的笑容竹简变态。

    “诸位!”

    韩寿高声说道:“有一人,寒素出身,然则在太子嗊中却舌战群儒,连败欧阳坚石,潘安仁,甚至与做出《三都赋》的左思清谈论平,乃天下有数的俊杰。”

    有此人?

    醉霄楼二楼,刘聪刘和眉头微皱,心中的好奇也被韩寿这番话勾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介寒素,居然如此厉害,真有此人?

    荀莜眼中发亮。

    一介寒素亦能如此,他虽寒门,却非一般寒门,如何不能下台与韩寿谈玄?

    而马疑李由之也是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仿佛第一次知晓这世上还有这般人物。

    见醉霄楼细细碎碎的声音逐渐响起,韩寿也觉得铺垫得差不多了,马上将手指向王生那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而此人,便是台下的小郎君!”

    一瞬间,王生感觉都数百道目光定格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,王生在太子嗊尚且能应对自如,如今在醉霄楼,自然也不会失态。

    “小子王生,见过韩公。”

    礼节姿态,不卑不亢,一丝不苟!

    咦~

    醉霄楼二楼,刘聪眼睛微微闪了闪。

    光看此人风度仪表,便知道此人绝非常人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寒门出身,居然还能在太子嗊侃侃而谈,这种事简直前所未有。

    且看他能不能论过这韩寿再说。

    若真有才学,他倒是可以去结交一二。

    感谢千年长梦何日醒的起点币打赏,谢谢。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
《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,你懂的》

网站首页